盐水鸭带够

[楼诚]用BE30题强行吃糖

之一

1.我永远得不到的你

“在明家我不就是个仆人嘛!”

阿诚扔下这句话的时候,自己立时就后悔了。

尽管每天风里来雨里去地为明长官奔忙,但他也得到了大哥全部的信任和关爱。仆人绝不会得到这些,这说明他是大哥的伙伴与战友。

有人说明诚你不就是个仆人的儿子吗,明家给你这个姓,是他们有同情心。将来你和大少爷小少爷可是没法比的,你可得不到明氏的股份。

阿诚一直不在乎。

但现在回过神来,他发现自己还是在乎的。

不是说在乎财产股份,而是希望自己和明家的联系不只是“被赶走的佣人的养子”,希望这个家有无形而深切的羁绊能拴住自己。

他在乎这种归属感,所以才在突然出现的养母面前有点生气。

明楼驳斥他“说什么呢”,话讲完看到阿诚眼里亮晶晶的水光,霎时也心软了。他伸手扶住对面那人的肩膀,把这个比起明台更让他心疼的弟弟揽进怀里。

“这次是我和大姐欠考虑了,这毕竟是你的事,我们应该完全尊重你的意见。”明楼拍拍阿诚的背安慰道。

阿诚没有动,安安静静地偎在明楼胸口,半晌嗯了一声。

明楼想起阿诚刚来的时候,惧怕又惊慌,却像发自本能一样地依赖着自己,彼时的他太享受这种感觉了。

闷在他怀里的人发出了声音。

“大哥…”

“嗯?”

“我不在乎有没有这个养母。”

“嗯”

“我已经得到你们的爱了。”

“说的对”

“所以我就是明家的人。”

“这么说,我们也得到阿诚了”

“从你们救我的那天开始”

“真好”

如果一个人陪你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二十载光阴,分享你几乎全部的秘密,伴你出生入死,与你共度崎岖坎坷,他恰以为所有苦难皆为馈赠,只祈祷你的平安喜乐,不惜以命相抵。

这样的人,你会对他抱有怎样的情感?

明楼不愿想这些大道理,他收紧手臂,感觉怀里的阿诚也环住了他的腰,于是合上眼满足地叹了口气。

我们互为归属。

我不必得到你,你就是我一半的生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8)

热度(67)